湖南省信访局
?您当前的位置是:首页 >> 我在基层做信访 >> 新闻详情
【我在基层做信访】唉,陈姐这个人──信访工作侧记


发布时间:2017-12-05 15:02:00   作者:益阳市国资委信访接待科 熊日华


“还不错,不错,终于有结果了。”信访人陈姐一个劲地喃喃自语,接过钱的手有点颤抖。墨迹未干的《停访息诉协议书》意味着,困扰她多年的问题终于尘埃落定。一阵轻松掠过心底,我的思绪却回到了几个月前……

迷雾初现

一个小女孩,像风似地跑进办公室,歪着头看着我,清澈如水的眼睛透着腼腆和笑意。正纳闷时,一位约摸50来岁的中年妇女紧跟着进来了,“不好意思,没追上她,这是我孙女……”她连忙解释,清瘦的手指随即递过来一份诉求材料,红胀的脸上夹杂着几丝愁云,却掩饰不住激动:“你看看,我的工资拖了几年了,前些年就处理过几次,就是没有结果。”我感觉有些歉意,也有些疑惑。为什么一直悬而不决呢?让座、端茶后,我一边听她搂着孙女叨叨诉说,一边细看起她的材料来,有数据、有凭证,一笔笔一项项,记载得蛮详细,我暗地里佩服她的精明和执着。临走,陈姐红着眼说,拜托了,我会来感谢你的。那表情,那语气,让我“压力山大”。我略微停顿了一下,说:“有你的信任就够了,给我时间试试”。

剥茧抽丝

找病根,下对药。带着疑问和责任,陪同委领导下访企业留守处几趟,就陈工资问题再次深入调查和全力督办。进入初查阶段,双方一碰面就唇枪舌剑,你攻我讦,紧张气氛瞬间弥漫,令我有点骑虎难下的感觉。陈姐在几次约谈中带泪坦言,“挟私报复”的担忧是缠绕她多年的梦魇,个人之间的恩怨疙瘩比想像的要复杂。澄清事实,缓解矛盾,应该是医治她心病的一剂良药。调查走访继续进行。没有更多的事实可以佐证报复一说,只是当事人的一种误判。经过几个回合的座谈、调解后,双方终于握手言欢,前嫌尽释。陈姐当时就表态,“好好谈,不会再带情绪”,留守处方面也在积极回应,双方的共识越来越多。但“空调工资”发放问题逐渐浮出水面,这正是多年来双方最大的分歧和焦点。该不该发,政策原则说了算。事实上,发放 档案空调工资”诉求缺乏政策支持。过了几天,陈姐打电话来,说已经想通了,能理解。至此,误会消除了,账目清楚了,政策明了,陈姐的问题已全部水落石出,清晰明了。她感言,早这么搞,我一万个服气。

花明柳暗

多次的沟通、交心,恰似春风化雨,润物无声。我觉得,陈姐也并非“刁钻霸蛮”,打开话匣子的她也蛮健谈的。每每工作有了新进展,接到通报电话那头的她笑声朗朗,我能感觉出那是一份由衷的心安和踏实。天,应该是她最开心的一天。上午9时,陈姐和留守处人员如约而至。我注意到,心情不错的她换了一身亮色服饰,热情地向周围的人打起招呼来。按照信访工作程序,《停访息诉协议书》签订后,现场支付了欠发的工资等费用,一切按部就班的顺利。事情到此应该划上一个圆满句号。但接下来的一幕,让我猝不及防。当办公室里只剩下我们两个人时,她说了很多辛苦、感谢的话,我想,应该是她的真情流露。突然,她以极快的手法塞给我一些钱,以表示“酬谢”当时,我五味杂陈,觉得她递过来的不是钱,而是几块红通通的烙铁,格外的灼热刺……

陈姐的故事,只是众多信访案例的一个缩影。从事信访工作个年头了,每天要面对各类形形色色的人和我深深懂得,久拖未决的问题一旦持续发酵,将会衍生新的问题,局面将变得更加被动复杂。关注民生,行动才是关键;解难纾困,真情应是良方。寒来暑往,年岁悠远,但老百姓的口碑不会褪色和坍塌,永远那么鲜亮和挺立。